10年280亿,他押上全部身家,终于吃下这家国宝级国企

发布者:技术编辑主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9:50 阅读量:7521 标签: 280亿 国宝级国企  

导读 : 280亿 国宝级国企

尽管遭遇了种种坎坷,甚至不公,但这一切付出对他而言都是值得的。

文 / 华商韬略 徐艳丽

“为什么一定要把一场胜算不大的官司打到底?”

“我就是认为有理走遍天下,钱交了,东西不给,很难想象。”

2014年5月,陈发树作为原告,在焦急地等待云南白药股权转让案的终审判决。当《第一财经日报》询问他是否为当年花费22亿购买云南白药股份感到后悔时,他好几次坚定地回答,不后悔。

【1】

陈发树对云南白药的钟情,由来已久。

2007年,他在长江商学院进修时,与云南白药的一位领导结识。在对方介绍下,他开始对这家百年老字号产生兴趣。

当时的陈发树意气风发,重仓持有的紫金矿业不久后回归A股市场,为他带来上百亿的投资收益,八年间增长了400多倍,荣登福建省首富。

这个早年靠木材生意起家,因投资开矿而登顶的福建首富,十分推崇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只投自己看得懂的行业,对商机和利润回报嗅觉敏锐。

从第一次了解到云南白药,陈发树就对这家历史悠久、盈利良好、拥有“保密药方”且管理有方的老国企青睐有加。

更重要的是,云南白药还有一个得力的掌门人——王明辉。

“云南白药团队应该是到现在为止,我所见到的国有企业里面做得最好的。”

既有不可复制的产品,又有良好的管理团队,陈发树认定,这家百年药企如果做好,市值达到千亿不难。


但这个陈发树的心系之物,是云南省的优质国有资产,由云南国资委控股,外人很难染指。陈发树只能远观而无法抵近,直到有一天,机会突然降临。

2008年,云南白药定向增发5000万股A股。正愁找不到机会下手的陈发树,眼前为之一亮,整个人立刻兴奋起来。

但他的兴奋很快就被浇灭。就在他摩拳擦掌之际,财大气粗的中国平安捷足先登,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敲定了这笔将近14亿的股份认购。

送到嘴边的“肥肉”就这样被人横刀夺爱,陈发树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而就在他耿耿于怀之际,报纸上的一则消息让他再次兴奋起来。

根据报纸披露,云南红塔集团计划转让云南白药6500多万份股权,而这次是公开竞拍。这意味着,只要资金充足,陈发树就有机会成为云南白药的大股东。

2009年9月,红塔集团正式挂牌出让手中的云南白药股权。

陈发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他调动手中一切资源和人脉,只为背水一战!

【2】

出让云南白药的股权,红塔集团并非自愿,而是为了执行中国烟草总公司提出的“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回归主业”大战略。

这一政策改变,给了陈发树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时也给他埋下一颗地雷。

红塔集团一共持有6581万股云南白药,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32%。正式拍卖时,陈发树以每股作价33.54元,将总报价叫到了22.07亿元。

当时,全球金融危机不断蔓延,陈发树的报价几乎没遇到对手。他只要及时筹到这笔钱,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

而这对于2009年的陈发树,不是问题。经过多次减持紫金矿业,陈发树当时手握40亿现金。

尽管如此,22亿毕竟不是小数目。为了摸清云南白药的投资价值,陈发树展开了草根式的调研,不仅详细翻阅了云南白药几年的财务报表,还评估了其在2009年进军快消品领域的战略前景。

甚至,他还用土办法,从这家公司的驾驶员那里了解到,“一个市值这么大的公司老总,坐的是一部十几年的老奥迪”,由此更觉得这笔投资靠谱。

2009年9月,成功拍下云南白药股份的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

红塔方面提出了诸多苛刻条件,包括先支付2亿保证金,5日之内支付22亿转让款,一年半之内不得减持,等等。

此外,协议中还有一个巨大的暗雷:转让必须经过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

因为胜利而兴奋过头的陈发树以为这不过是走个形式,连律师都没请,就签字交钱,22亿收购款一次性打入红塔账户。


交完钱当天,陈发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拉上奔腾集团董事长刘建国、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去打球,还搞了个庆祝酒会。

可他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等待他的不是“黄袍加身”,而是绵延不绝的官司。

按照正常程序,国有股权的转让期通常为3个月。可是3个月过去了,6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陈发树始终没等来股份过户的消息。

眼看着云南白药的股价从30多块涨到40块、50块、60块,陈发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而红塔集团的答复只有一个:正在等待上级单位审批。

陈发树这才反应过来,当初那条被忽略的审批条款,竟成了要命的毒丸。

最后一次,陈发树找到红塔的经办人讨说法,对方干脆说破了:上级不审批,股份就不能给你,可以用其他方法赔偿一点。

陈发树一听,气得甩手就走,“哪有这样对人的?!”

2011年11月,失去耐心的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红塔集团履行2年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赔偿这期间包括股息在内的全部损失,累计超过3000万元。

诉状提交2个月后,中国烟草总公司做出批示,“为确保国有资产增值保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同意红塔集团的股份转让。

为了这一批复,陈发树等了近800天。

2012年12月,云南省高院一审判决,确认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协议》有效,但协议未获得国资管理机构批准,因此法院不支持陈发树要求红塔履行协议的请求。

一审败诉了。除了1690万诉讼费,陈发树一无所得。他不服,一个多月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3】

有人替陈发树感慨,如果他多一些与国企打交道的经验,如果他当初再仔细斟酌一下协议条款,如果他当初请一个律师……或许就不至于跳进这个死局。

法院判定股权转让协议是有效的,但上级不批准,红塔集团就不能出让,这没有违约,这就是契约规则。

陈发树忽视了这个规则,也触犯了潜规则。

按规定,国有股东转让上市公司股份的价格,应该以转让信息公告前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值为基础确定,最低不得低于该平均值的90%。

按这个算法,陈发树与红塔集团交易时,云南白药的加权均价为37.26元,9折后约为33.53元。陈发树最终报价33.54元,是踩着“底线”走的。

作为云南省的“镇省之宝”,云南白药的国资转让交易本就敏感。

更棘手的是,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签署协议之后,云南白药股价一路飘红,截至陈发树起诉红塔时,当初22亿转让的股份标的已经涨到近50亿。此时,如果国资委批准转让,将面临“被指责涉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

明眼人都看得出,陈发树这场官司没什么赢面。一审败诉后,身边的人都劝他别再告了。朋友们劝他,别跟国企打官司;律师说,这是鸡蛋碰石头。

倒是企业界有很多支持他的声音。郭广昌鼓励他,你这个官司是为民营企业打的。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给他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意思是“我们为你自豪”。

案子渐渐引起司法界和社会的关注,陈发树也被人叫做“陈秋菊”。这无形中给了陈发树巨大的勇气,他决定不管花多少钱,费多大劲,都要把官司打下去。

“以前跟国有企业,或者跟国家部门打官司很难赢,这个道理我还是很懂的”,陈发树说,这个案件不是一个复杂的事,却是一个重要的案,是一个关乎诚信形象和深化改革的案件。

“一审已经输了,能二审,说实话,我这个官司打赢是赢,打输也是赢。”

抱着这种心态,陈发树不仅继续起诉红塔集团,还捎带手把国家烟草专卖局也告了。但后者因为“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而被法院拒绝受理。

各方的关注并非毫无影响,法院也从中做了不少调解。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红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22亿本金及利息,但驳回陈发树追讨股权的请求。

但陈发树想要的不是22亿退款,而是那6581万云南白药股份。整整5年,在支付了3400多万巨额诉讼费后,陈发树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唯一能证明他的坚持有意义的,是云南白药不断飙升的股价。

今年5月,受业绩利好的拉动,云南白药的股价一度涨至120元,市值超过1200亿。如果当初陈发树的22亿元转让股份按时过户,他手中的股票市值已经翻了三四倍。

【4】

2015年8月,陈发树输掉官司一年多后,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云南白药的半年报中。

半年报显示,陈发树旗下新华都实业持股2866.52万股,而陈发树个人持股611.8万股,二者合计持股3478.32万股,持股比例3.34%。陈发树一跃成为云南白药第四大股东。

几个月前的云南白药一季报中,还没有陈发树和新华都的名字。有人据此推断,陈发树于二季度在二级市场上集中买入云南白药。按照当时的市价,陈发树三个月投入20多亿元。

很多人感叹,陈老板对云南白药是真爱。

为了得到这些股份,陈发树几乎不计成本,不看大盘。2015年6月,云南白药股价创下历史新高87.41元,他还在不停地买买买。到2015年底,陈发树和新华都共计增持云南白药约4039.47万股,累计投入约30亿元。

照这么个买法,陈发树杀入云南白药前三大股东指日可待。

然而,不论他下多少血本,都不可能成为控股股东,因为控股云南白药的是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后者是云南省国资委100%持股的全资国企。

除非,他能撬动白药控股。而要撬动白药控股,除非国企体制松动。

2015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拉开了国企混改的帷幕。受此影响,云南省在国企重组、引入民营资本上的尺度越来越大。

数次与云南白药擦肩而过的陈发树,这次紧跟风头,低调发力。

2016年9月,云南白药披露了控股股东白药控股的混改方案。白药控股拟引入新股东,从云南省国资委手中获得50%的股权转让。此次改革不影响白药控股持有的云南白药41.52%的股份比例,亦不影响白药控股的控股股东地位。

也就是说,谁能获得这50%的白药控股股权,谁就能得到20.76%的云南白药股份。

为此守候近7年的陈发树拼了。

“创世纪邮报”根据新华都股权质押公告及相关股权交易信息推断,为了此次争夺白药控股的股权,陈发树很可能质押了手中持有的全部新华都股份,并“卖了1000亩优质土地,筹资17.87亿”。

陈发树PK掉多少对手无从知道。按云南白药的说法,“云南省委省政府先后接触了大量的潜在投资者。经过多轮比选,新华都完全符合省委省政府混改方案要求。”

2016年12月29日,云南白药公布了白药控股拟增资引入新华都的消息。为了这次增资,陈发树和新华都需要支付的金额为254亿元。

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7年胡润富豪榜公布的陈发树250亿的个人财富,更超过新华都集团2016年上半年公布的176.91亿总资产。

一时间,认为陈发树根本没能力增资、新华都体量太小以及云南白药优质资产被贱卖等质疑声甚嚣尘上,“国资流失”的论调也再次沉渣泛起。

对此,陈发树不予回应,只是在交易期内默默完成了增资。

至此,陈发树和新华都控制了云南白药25.01%的股份,超越云南省国资委间接持有的20.76%,更甩开了老冤家红塔集团,成为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

为了这一天,陈发树累计投入280亿。虽然换来的不是绝对控股,但也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2018年7月22日,白药控股发布公告,选举陈发树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谋求入股云南白药,已经过去整整10年。距离他第一次为云南白药打官司,也过去近7年。

“上位”之后,有人骂陈发树专靠“投资”优质资产蹭好处,有人说他的收购导致“国资流失”,还有人质疑他“一个倒腾木材开杂货铺的农民”,根本没有管理一家百年企业的能力……

面对这些指摘,陈发树从未公开回应。实际上,自从接手白药控股,他变得十分低调沉默,似乎极力想远离大众视线。

然而云南白药过山车般的股价走势,却总把他推上风口浪尖。

自今年5月达到120.5元/股的历史高点后,云南白药股价在不到4个月内下跌四成,目前市值730多亿。跌跌不休之际,中国平安、合和集团等大股东皆已减持或拟减持云南白药,这无疑给陈发树造成不小的压力。

有人按陈发树254亿入股云南白药时的对应估值计算,2年不到,他的损失超过100亿。

千亿市值梦碎,有人替他不值,有人觉得“愿赌服输”。

陈发树是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一时涨跌,应该不会影响他的投资信心。等了10年,争了10年,押上全部身家,终于换来对云南白药的控股,他心中的云南白药,价值或许早已超越了1000亿。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上一篇 下一篇

最近更新

热门文章

热门标签 茅台 市值蒸发 80后 节约2600万 280亿 国宝级国企 ofo人去楼空 Lime成功 互联网本质 ofo公众号 金立没落 Dolce & Gabbana 民进党惨败 刘立荣输钱 ofo创始人戴威 HTC 趣头条 子弹短信 中本聪 陈羽凡 阿里巴巴 蘑菇街 名创优品 滴滴“大象转身” 零售业“祖师爷” 摩拜 大润发创始人 全球手机产业链 创业公司 天音控股 瑞幸咖啡 百度外卖 当当 慧聪网 哈啰上线顺风车 打折卖 iPhone 海外支付大战 瑞幸 便利店 苹果市值蒸发 权健“帝国” 爆红营销事件 华为 小米 顺丰大举扩张 “无人货架”的衰落 酷派“罢免”CEO蒋超 诺基亚 浏览器混战 小罐茶 苹果 好市多 再见摩拜 马化腾 张小龙 华为、三星 三星血战印度 互联网贪腐高管 腾讯产品"死亡"名单 共享汽车途歌 苏宁认怂 王健林卖卖卖 流浪地球 视频网站 爱屋吉屋 华为嘲讽三星 黄怒波 全时谢幕 三大外资便利店 5年盟约 快递员 外卖员 ofo以购代退 魅族 电商办卡 借壳上市 九阳 人人车 大白兔 周黑鸭 绝味 拼多多 黄太吉 陈欧 顺丰“危机” 苹果新品发布 晨光文具 传音 乐友 江小白 努比亚 阿里拼多多 六个核桃 怀旧支付 通信 乐视网 外卖摆渡 全景网络 桥页 正确使用关键词加粗技巧来提升网站页面用户体验 网站是怎样分类 SEO刷排名 网站SEO优化的预期效果 怎么样去理解网站内容更新的重要性 百度熊掌号视频服务 将关键词优化到主页上 页面相似度对网站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 网站内容如何更新
官方客服 400-666-3155
友情链接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 2020 dxm.so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川B2-20170249号 ICP证: 蜀ICP备14008752号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光华北三路98号光华中心D栋1609